汤师爷是我的挚爱

没有你,对我很重要。

【敖吒】黄粱作酒

*ooc属于我,他们属于自己

*本文无差,但是我站敖吒

*私设:敖丙夙愿达成;从未见过哪吒

*有传统剧情线出没!!

如果没问题的话,黑喂狗~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—黄粱作酒—

雁北乡,鹰为鸠,有鸣仓庚。

东海龙宫三太子助周灭商救世有功,始封上神,位归华盖。

凌霄殿下百丈之外庆雷阵阵,波涛汤汤;虾兵蟹将擂鼓欢腾,荇精藻妖水袖漫舞。

正是一人得道,举海飞升!

陈塘关近日有渔人称海上怪声连连响天彻地,如百马齐啸万龙嘶鸣,教人不敢轻易出海唯恐祸事将临;然而接连几日天朗气清春风和暖,是杀伐已休,风调雨顺之象。直道此咄咄怪事,咄咄怪事矣!

遥遥九万里之上的凌霄宝殿内,封神大典之后,三太子敖丙婉谢众仙家延邀,拂衣挥袖行礼而去。

仙法绝妙,快哉风行。不消片刻,九重云霄之下的市集酒肆之内,便多了位身似流云、面若冠玉的年轻读书人。

读书人温声点了一壶好酒、三道好菜,斟满两杯各置一方,却是在等一位姑娘。

姑娘好着丹衣,有上挑明媚的凤眼和细长婉丽的弯眉;性极疏狂洒脱,却也有人所不知的侠骨柔情。

——二人有约,惊蛰之日,东海之滨,酒肆一聚。

思及此,年轻人笑意横生,眼泛微光,有喜气漫盈。正是方才位入仙班的东海三太子敖丙。

他慢慢品着酒,听说书人拿腔拿调的嗓音,偶尔被老板娘唤着问两句闲话,却一点不觉得等待漫长。

他等的姑娘,能舞一手令人拍案叫绝的刀枪。衣袂翻飞如鸟雀轻盈,丹衣头绳相映着烈烈发红。

——他等的姑娘有一个熟悉的影子。

敖丙难以回避地在集市的喧嚣间骤然遁入回忆,那时他尚且只是东海之滨一位落寞守礼的龙族王子。姜子牙的目光不过初初落到他身上。

他第一次远走中原,赴一场注定载入史册的战事。

他很好地隐匿了龙角,于是千千万万的客栈酒肆于他而言,便无所谓异同。

——只一次,门口走进了一个少年。

少年赤足踏地,有万夫莫当的嚣张气焰,却步步无声如猫履平地。

他身量细长已然若成人,然而短褂裤头几乎衣不蔽体,莲藕似的腰臂小腿赤在身外,却并不教姑娘们脸红。

少年仍然沉湎于稚子之姿,是天生的顽童气质。

——红。

首先穿过酒肆众生映入敖丙眼中的是红。

少年短褂上明明有精细丝线勾勒的莲花像,暗纹生花,流光溢彩,值得天下最好的绣娘艳羡,却仍未喧宾夺主。

他只有半身红色,却几乎引得所有人注目。

敖丙从未见过如此嚣张热烈的红。又或者这红本普通,只那少年人恣意生长的活力太盛而周遭皆晦晦凡尘太暗,使得敖丙眼中只容得下这明珠衮衮灿然亮光。

红,他看见太阳在少年背后失色。

而对方叼着根狗尾草,枕着双臂跨到他对面落座,嚷嚷着让跑堂上一壶好酒。

——嗜酒。

那分明极少分量的壶却似总也不尽的酒池,一杯杯浇往少年无谓张开的口里。敖丙眼见他面色越发红润,而眼神逐渐迷离,不知怎地忍不住伸手道:“切勿多饮。”

一股杀气混着酒气朝着敖丙冰凉的手指袭来,他看见少年亮得发红的双瞳,被烫到下意识收回了手。

“爹收我法宝、骂我孽畜……你也要找我不痛快!”

龙宫三太子敖丙怔怔地望着眼前戾气横生的少年,发觉那红更加刺眼,几乎要将万物灼为灰烬的气势。而敖丙执着于飞蛾扑火,仍旧朝着红色的顽童伸出双手。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敖丙罕见地急切辩解道,“……多饮伤身,你不要对不起自己。”

少年人愣了一下旋即哈哈大笑,霎时杀气戾气尽散而去:“你多饮伤身与我何干,我又怎么对不起自己呢?”眼波流转里一股子捉弄的恶意。

敖丙无奈,却被少年笑意感染,心知方才刹那的针锋相对已过,佯怒之下径自抢过酒壶一番痛饮。

少年骤然酒壶被抢,又被敖丙似有若无的笑容激起战意,你来我往好不热闹,大声谈笑之间双双醉倒。

敖丙合眼前想,他还不知道我名姓,我也不知道他名姓。

醒来时,残阳渐退,月上梢头。

少年早已无迹可寻。

…… ……

敖丙再次将杯子送至唇边,才发觉这一杯又已告罄。

这酒同当日似乎也并无不同。一杯杯下肚,却早已不能使他入醉。

他好整以暇端起酒壶,正欲再斟一杯,便听一旁说书人故事正到高潮。酒肆食客连同照顾客人的老板娘都聚到一起安静听书。天地间似乎只剩海风呼啸及说书人那老练起伏的嗓音。

“……话说那哪吒犯下滔天大罪,便是太乙真人也救他不得。一时黑云压城,电闪雷鸣,浪打关隘,风摧黎民。老龙王盘踞乌云之上,要那哪吒之父、陈塘关总兵李靖给他个公道!”

敖丙也听入了神,壶中美酒尽洒桌上,弯弯曲曲往他宝蓝缎面的衣袂而去。

“……那洪水直入陈塘关,墙倾屋塌,哀鸿遍野,八尺大汉尚且不可转還,黄口小儿几乎当下没了性命!”

“……那哪吒身绕混天绫,足踏风火轮跳将出来,一时悲愤交加,手执火尖枪指天大骂……”

“……我哪吒从来一人立于天地之间……”

“……便剔骨还父,削肉还母,从此恩断义绝,世间再无牵挂!”

“他夺剑自刎,喉中喷出汩汩热血,观他面容,却尚带笑意……”

“一刀刀一剑剑,骨肉分离,血流如注!陈塘关一众纷纷掩目,不敢见这惨绝人寰之象啊!”

“……哪吒长啸一声,一副骨架坠入汪洋,再不得见。”

“……云销雨霁,洪水减停,老龙王也不见了踪影。”

“世间从此再无哪吒!”

敖丙心中大骇,腾地起身,酒液一时尽洒他宝蓝衣裳。杯壶相击叮当作响,聚精会神的众人不免不奈地向他投来目光。

敖丙飞也似地留下酒钱飘然而出。

约定时分早已过去,酒也已洒尽了,他等的姑娘何时才会来呢?

敖丙迷迷糊糊望着周遭,只觉熏风醉人。

残阳渐退,月上梢头,一如多年前不告而别的黄昏。

而那时在入醉前不久,他认真地叮嘱一个人,多饮伤身,你不要对不起自己。

可龙宫三太子,自然是从未见过哪吒的。

—完—

ps: 半夜发疯,伤肾伤肝,没有逻辑,可能会改

这可如何是好
我可太喜欢哪吒这个死小孩儿了